合乐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合乐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合乐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7:58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对TikTok所在领域感兴趣,希望从中分一杯羹的资本力量。无论来自哪里的资本力量,关注的都是收益。这种收益,可以是持续持有运营TikTok,进而享受业务成长带来的长久收益,也可以是通过资本之间的交易,享受一次性买断的收益,继而让先入资本退出。在遭遇美国政府政治性威胁之后,迅速找到合适的收购者,以及作为收割者的微软,先感谢美国政府,再声明引入其他美国资本,最后端出了雄心勃勃的TikTok全球业务收购计划,都是这种资本反应的正常体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场“牛仔竞技”前的入场式,参加者高举美国国旗。(图自英文维基百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如果只是这个说法,那么随着白人反客为主、鹊巢鸠居,将原住民排挤到灭绝边缘,这个节日就不应该再叫感恩节,而应该叫做“忘恩负义节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高峰时期每天都有1000多美国人死去,电视台、电台、新闻网站即便停掉一天甚至一周的娱乐节目和广告,表示一下要严肃认真、郑重其事地应对当下危机,也并不很过分。但这个社会却不会这样做,因为美国人甚至早已不知道如何郑重其事了。这就是尼尔·波兹曼所说的“娱乐至死”效应——人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,然后变得不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1]https://www.theatlantic.com/magazine/archive/2020/09/coronavirus-american-failure/614191/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边是新冠疫情曲线的放飞,一边是反华舆情曲线的放飞,逻辑不通、思维错乱、行为怪诞,成了2020年美国的一大奇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说,白人殖民者在美洲不仅只是杀人、奴役和掠夺,他们还创造各种说法以掩盖真的事实,制造假的真相。而后面这个事情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征服。约瑟夫·康拉德在《黑暗的心》一书中写道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9]【英】尼尔·弗格森著,《帝国》-北京:中信出版社,2012-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最近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的一篇题为“How the Pandemic Defeated America?”(注:翻译成中文是“疫情大流行如何击败美国?”)的长文中,作者采访了超过100位各行各业的美国人,详尽描述了美国被新冠疫情打败的种种惨状,不得不承认美国这次大失败“触及并牵连到美国社会的几乎所有方面:短视的领导、对专业知识的漠视、种族间的不平等、社交媒体文化以及对危险的个人主义的效忠。”[4] 但是与大多数文章类似,作者无力沿着这个逻辑继续深挖根源,而且作者也和大多数其他美国作者一样,在疫情责任问题上还是不忘重复一遍指责中国的陈词滥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、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,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,最后的实践效果是,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,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: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、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,还是那种笼罩在“合规性”外衣下的要求;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,纠正、说明、再纠正、再说明,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。